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知识 > 法律解读 > 正文

房产解封案件中执行之难

来源:http://www.zhoudao.cc发表时间:2016-09-21浏览:12204 次
房产解封案件中执行之难.jpg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相信大家都经历过。那么小编要问一下遵守法律,真的有那么难么?法谚有云:“法律应当被遵守,否则形同虚设。”本文小编以以深圳地区房产解封为例。来聊聊房产解封案件中执行之难。

执行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司法理论与实务界的难题。事实上,执行难,确有其困难之处:一则被执行人多偏爱规避执行甚至抗拒执行;二则财产线索难以搜寻和处置。相对执行而言,房产解封本无可难之处,然而,司法实务中律师办理房产解封案件时,亦时常遭遇令人匪夷所思的“执行之难”。何以解封之路坎坷不平、漫漫无期?

一、房产解封的现有规定

关于执行财产的查封、解封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已撤销)《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一院两部”《通知》)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等均有涉及。尤其是关于不动产的查封期限、解封程序问题,上述规范的规定清晰且明确。

(一)最高人民法院《规定》

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第二十九条明确提到“人民法院查封不动产的期限不得超过二年,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申请执行人申请延长期限的,人民法院应当在查封期限届满前办理续行查封手续,续行期限不得超过前款规定期限的二分之一”;第三十条第一款规定“查封期限届满,人民法院未办理延期手续的,查封效力消灭”;第三十一条规定 “债务已经履行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解除查封裁定,并送达相关人员;解除以登记的方式实施查封的,应当向登记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

(二)“一院两部”《通知》

2004 年“一院两部”的《通知》第十一、十二点规定,人民法院对房屋的查封期限不得超过两年。期限届满可以续封一次,确有特殊情况需要再次续封的,经所属高院批准可以续封。但无论何种情况下的续封都不得超过一年;查封期限届满但未办理续封手续的,查封的效力消灭;案件执行完毕后,房屋需要解封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作出解封裁定,并将解封裁定书与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国土、房管部门。

(三)最高人民法院《解释》

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解释》第四百八十七条将一般情况下不动产的最长查封期限延长至三年。同时规定,经申请或依职权续封的,续封手续均需在查封期限届满前办理,且续封期限不得超过前款规定的期限。

虽然该《解释》并未言明查封期限到期且未续封后,查封的效力如何。但从法解释学的角度来看,既然《解释》要求续封手续需要在期限届满前办理,那么期满未续封的效力如何应是不言自明的。否则所谓的续封程序就形同虚设了,何必又要浪费司法资源设置呢?而且在该《解释》出台之前,对于查封期限届满后又未续封的,查封的效力归于灭失已是定论。因此,不能因为《解释》未予体现而强行否认其客观存在的现实。

据此,关于房产查封、解封程序的规范依据清晰明了:通常情况下,房屋的最长查封期限是三年;期限届满前可以续封,但不得超过规定的期限。期满后如未经续封的,查封的效力归于消灭;债务已经履行完毕或案件执行完毕后,人民法院应当及时作出解封裁定,连同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国土、房管等部门。

值得注意的是,此处关于查封期限届满且未办理续封手续查封效力归于消灭的理解,应当是“消灭”即解封,而无须法院出具解封裁定以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因为,相关司法解释已经明定“债务已经履行的”、“案件执行完毕后”,房产需要解封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作出解封裁定,并送达相关人员。

从体系解释的角度可以推导出,债务未履行或案件未执行完毕,但查封效力归于消灭的,国土部门应当将房产查封的状态自行解除,而无关法院是否出具解封文书。如果因人民法院或申请人未及时办理续封手续从而导致查封效力归于消灭的,那么房产解封的不利后果应当由相关人员自行承担,而不应曲解法律、强行要求被查封人继续接受房产查封的状态。

二、房产解封的实务现状

“现状”一词本是中性,但一旦与实务搭配连用往往就被赋予诸多发人深思的含义。关于房产解封的实务现状,本文以深圳地区目前的司法实践作具体论述:

(一)国土、房管部门对于查封期满应归于消灭的并未自动解封

司法实务中,目前对这种查封效力归于消灭的房产解封,国土、房管部门均自行设定了一个前置程序:要求出具法院解除查封裁定。言外之意,即使房产查封的期限届满而法院又未续封的,只要法院不出具解封裁定书,到期自动消灭查封的规定形同虚设。

司空见惯的是,当被查封人发现自己被查封的房产到期未续封却也未解封,继而向登记部门提出质疑时,登记机关会告知须法院送达解封通知书。

即使指着法院查封裁定通知上的“到期未续封的自动解封”的字样给登记机关的工作人员看,对方也会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告知:我们从没这样办过。

(二)执行或履行完毕后法院并未及时解封

事实上,实践中案件执行或债务履行完毕后,被查封人提交书面解封申请亦是房产解封的重要程序之一。因此,如果案件执行或债务履行完毕后房产仍处于查封状态,那么一个直接的原因可能是未向法院提交书面解封申请。然而即使提交解封申请后,相关部门也并不能做到“及时”解封,因为解封程序冗长而繁杂,具体而言:

审判阶段:

第一,审判庭的助理需要根据解封申请作出解封材料,然后层报庭领导审批;

第二,审批后再由助理将相关材料移送到司法事务办内勤,由内勤统一分案、确定事务官;

第三,司法事务官根据移交过来的解封材料将协助执行通知书,连同解封裁定统一上传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解封系统;

第四,中院工作人员会将纸质版的解封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移交驻派中院的国土局查封、解封窗口;

第五,国土部门收到上述材料后会在5个工作日内予以解封,并将解封情况反馈给法院;最后,法院根据国土部门的反馈情况制作民事裁定书并送达申请人。

执行阶段:与审判阶段不同的是,执行阶段的解封程序相对简化一些。一般是由作出查封裁定的执行法官直接将解封裁定、协助执行通知书上传至中院查封、解封系统,而无须通过司法事务办。只有在跨市、跨省范围的解封才会通过司法事务办。上传系统之后的程序与审判阶段无异。

整个解封流程由于法律并未规定具体时间,而只是作出了“及时”解封的原则性要求。因而实践中整个解封流程所耗时间完全由法院工作人员自行把控。而这种“凭心情式”的工作效率能否达到法律所要求的“及时”送达并解封是不言而喻的。通常情况下,从提交解封申请到收到法院正式的解封裁定书需耗时30日左右,甚至更久。

(三)轮候查封自动且即时生效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要求,对已被人民法院查封的财产,其他人民法院可以进行轮候查封。查封解除的,登记在先的轮候查封即自动生效。

由于登记在先的查封一旦解封,轮候查封会即时、自动生效,为达到完全解封的目的,在办理房产解封案件时,需仔细核对国土部门出具的不动产查封(备案)表,确定有无轮候查封。

如果有轮候查封栏的,在办理登记在先的查封文号解封之时,就应当把轮候查封的解封申请及相关材料准备齐全。并且在登记在先的查封文号解封后,及时到国土部门打印前述备案表,连同解封申请交到轮候查封机关。

唯有如此,才能让法律规定的解封程序走的更加“及时”,达到完全解封的目的。

三、待严肃面对的一些问题

(一)对于被执行人已依判决执行完毕的案件,究竟该由法院依职权解封还是依申请解封?

我们认为,法院应依职权解封。理由是:

首先,这是法定的法院应当履行的一项义务。《规定》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第四项明确规定“债务已经清偿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解封裁定,并送达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或案外人”;第二款规定“解除以登记方式实施的查封,应当向登记机关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

《通知》第十二条规定“案件执行完毕后,房屋需要解封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作出解封裁定,并将解封裁定书与协助执行通知书送达国土、房管部门”。

据此,立法的态度十分明确——对于被执行人已依判决履行义务,从而执行完毕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主动作出解封裁定,并送达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同时,还应向房产登记部门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从而解除房产的查封状态。

其次,依申请解封不利于执行效率的提高。

如果以申请执行人作为解封申请提交者,申请执行人已通过执行获取应得利益,是否解封已与自己关系不大,并没有动力及时申请解封。若申请执行人不申请解封,法院也无任何措施约束他。

如果以被执行人提交书面申请作为法院解封的重要程序,势必会降低执行程序的效率。因为,对于被执行人提交的解封申请及相关材料,如果法官不加认真核实而作出解封裁定,那么错解的风险不言而喻;但如果法官加以谨慎审查,那么与申请执行人沟通联系并要求提供书面材料在所难免,这个核对程序本身就会导致解封难以 “及时”。

此外,让被申请执行人提交申请解封还有一个问题需要面对:如果被申请执行人一直联系不上,而法院又查封了其财产并予以结案处理,如果没有解封申请,是否被执行人的合法财产当长期被查封?在此种情况下,将解封理解为依申请解封,显然不合法也不合理。

(二)轮候查封中的执行已经执行完毕,此种情况下,法院执行庭应否先予解除此轮候查封?

轮后查封尚未生效,但轮候查封的执行已经终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法院应当依职权或依申请解除查封登记。这是因为:

第一,轮候登记产生的查封风险仍在。

尽管,在登记在先的查封尚未失效或解除前,轮候查封的效力并未发生,但轮候登记的状态却已然存在,且这种状态不会因债务的履行而自动归于消灭——查封期限届满的除外。

一旦登记在先的查封状态归于终结,轮候查封即会自动且即时生效,被登记的房产随即会陷入查封状态。换言之,轮候查封的登记一经作出,被执行人的房产便会陷于查封的风险之中。因此,如果法院未予解除查封登记,被执行人的房产仍会陷入查封状态。

第二,保证债务履行的初衷已然实现。

查封不是为了查封而查封,轮候查封也不例外,其根本目的都在于保障判决义务的顺利履行。如果在轮候查封尚未生效之前,被执行人履行完毕、查封的目的已然实现的,无论是依职权或是经申请,人民法院都有义务将轮候查封的登记状态予以解除。这亦是《规定》第三十一条的应有之义。

(三)为什么房产登记部门对于已过期未续封的查封不执行过期即消灭的规定?

1、表象——对法律的曲解

房产登记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普遍认为,只要是解封都需要法院出具相关文书。因为:一方面,相关规范已经确定查封需要相关部门配合的,法院必须出具相关文书材料;另一方面,法律并未明文规定过期未续的解封无须法院出具相关文书。因而,消灭也好、执行完毕也罢,解封时都需要法院出具解封文书。

2、根源——近乎扭曲的风险规避思想

曲解法律只是房产登记部门消极应对外力作用的表象托辞而已。追其根源,实乃近乎扭曲的风险规避思想使然。曲解法律不同于误解法律。误解,乃不知而为之;曲解,明知而不为之也。如果房产登记部门严格执行过期未续即消灭的规定,从而导致房产错误解封的,其面临的是来自法院与申请执行人的双重压力;但如若其“明知而不为之”,那么只要积极应对被执行人一方即可。况且这种情况下尚存与法院相互推诿的空间。

而事实上法院也似乎“乐在其中”,对于这种过期未续的情况,法院通常会要求过期未续的解封当事人提交申请,然后按履行或执行完毕的解封程序予以解封。因此,房产登记部门拒不执行过期即消灭的规定几乎毫无风险,何乐而不为?

四、律师或可努力的几条路径

诚上所述,解封之路坎坷如斯,但尚不至于无路可走。律师在办理此类案件时,可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尝试:

(一)事前与查封申请人达成解封协议

无论是保全查封还是执行查封,在债务履行之前,律师都应当督促或提醒当事人与查封申请人事先达成解封协议。所谓解封协议,是指被查封人在履行债务之前与查封申请人就解封事宜达成一致的协议。协议须包含被查封人履行债务后,查封申请人须向法院提出对被查封财产解封的书面申请的内容。双方当事人既可以私下签订也可以在法院的主持下签订。

(二)事中告知房产登记部门被诉的风险

前文已经论及房产登记部门拒不执行过期即消灭规定的根源——风险规避。倘若律师能够在风险分析方面下功夫,或许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况且,房产登记部门如此行事看似“高枕无忧”,实则“后患无穷”。

因此,在办理具体案件时,如果想要在房产登记部门取得突破,应当着重对其拒不执行行为所带来的“后患”进行分析。可以诸如法律意见书的形式向其发律师函,函告如果不取消查封登记状态将面临行政诉讼的风险,或者可以径直对登记部门发起行政诉讼。

(三)事后追究法院的赔偿责任

2016 年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以法释20号令的形式向全国发布了将于2016年10月1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行政诉讼中司法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赔偿解释》)。综合《赔偿解释》第一条与第三条第二项之规定,赔偿请求人对人民法院“依法应当解除保全措施而不解除”的可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赔偿。此处的保全措施,包括查封、扣押、冻结等。

此外,再结合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第四条“诉讼前、诉讼中及仲裁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进入执行程序后,自动转为执行中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之规定,可以得出执行程序中,对于依法应当解封而不解的,被查封人亦可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赔偿之结论。

因此,对于人民法院依法应当主动解除而未解除,事后却要求被查封人先行提交解封申请才予以解封的,被查封人可以在房产解封后追究人民法院的赔偿责任。

以上便是周道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房产解封的相关内容,相关的法律文件可在专门网站进行下载,周道网律师提供法律咨询服务,欢迎在线咨询!更多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可以与专业律师一对一详解。


标签 : 房产解封

文章评论

账号密码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使用其他账号登陆

Copyright 2014-2019 周道法律咨询 zhoudao.cc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42672号-1